童话话话

第∞届冷cp坑大赛连胜冠军童话

你拥有的就是我拥有的因此你的所有是我的所有的子集,又因为我拥有的大于你拥有的所以你应该把你的qq号密码告诉我!


love and peace:

你的拥有的我都有,我拥有的你一个都没有,你的QQ就是我的




童话话话:



但我宣布了,我宣布≈你宣布=双方面宣布,也就是说,你的热度是我的,而我的热度还是我的!








love and peace:







我可没写这是一个多人号
















童话话话:















我宣布从今往后 @love and peace 这个号就是我的所有物了,等着我,我会盗号




























但我宣布了,我宣布≈你宣布=双方面宣布,也就是说,你的热度是我的,而我的热度还是我的!


love and peace:

我可没写这是一个多人号




童话话话:



我宣布从今往后 @love and peace 这个号就是我的所有物了,等着我,我会盗号






我宣布从今往后 @love and peace 这个号就是我的所有物了,等着我,我会盗号


炭伊好吃是好吃……但是善伊有点带感啊……


我又穷了,喝西北风去了

秘技——奥义●nmsl●暴富术

技能内容:买彩票,幻想中了五十万


【EC】落雨致死

别看标题迷惑(因为我不会起名字,草)其实就是个很草的小段子,时间线大概是养老生活,好久之前搞的了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当今天上午发的那篇文太烂了的补偿(?)



   翻滚起来的醉意从胃部上升至大脑,本来还算清醒的意识几乎在这一刻要模糊不清。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不小的雨滴打破了残存的理智堤防。Charles好久没喝酒了,就快忘记了自己因时间推移而愈发不堪的酒量,醉醺之后他独自驱动轮椅离开房间,只身坐在原本还是毛毛细雨的田野之中。


  因上涌的醉意他差不多忘记了出来的理由,若是清楚的话倒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茫然。Charles没打伞,也不想打伞,雨打湿他的视线驱使他伸出手挡在眼前以避开欲入眼的水滴。


  本就不算人多的基诺沙在下雨时田野更显人少,人影稀疏到只三三两两地分布开来。Charles眨着眼睛望向远处,大多数的人在雨中撑起了黑色的雨伞,一瞬间的回忆扑闪着翅膀划过眼前,他忽然想起那个雨天。


  胃部的痛楚让Charles不自觉地弯下腰来,其原因自然是因为空腹喝酒,与此同时心脏隐隐作痛,苦痛的源头来源于不堪的回忆。


  Erik还没回来,他因有事而去了别的方向。他们两人的生活不算多有趣,但平常得让他感到安心。繁忙的农务及其他工作让Charles难得有时间放空,除去十几天才有一天的休息日以外。


  Charles吸着气俯下身,却猛然发现了地上小鸟的尸体,估计是被除草的车轮碾压而死。鼻尖忽然传来的酸楚几乎让他窒息,Charles竭尽全力弯腰以手触碰小鸟身边的柔软土地,然后以指尖挖入其中,一点、一点,用土将小鸟的尸体掩埋起来。


  鲜红的血迹连同鸟骨骼的形状一同于土壤中消逝,但他的动作没停,机械性地重复一遍又一遍,直至指尖产生刺痛感。


  雨不知在何时好像停了,但是眼前明明看见了杂乱无章落下的雨滴。Charles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身影。Erik为他撑着伞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见Charles这才发现他的存在,便向着他点了点头。


  “雨还下着呢。回家吗?”Erik这么问他。


  


继续碎碎念

其实特想重新建个号发东西的,但是这个号养久了就不想了,做人好难,我的文好恶心

托上学期间没手机的福,课余时间爆肝画画倒也稍微让画技上升了些,不过人体依旧是废物,因此也没啥信心给自己产粮的其实

想到好多太太关注我就开始自闭,我发的文太烂了以至于害怕太太们看见之后嘲笑“这家伙的文怎么这么烂啊,白费我关注他的精力了”所以日常的掉粉我也不至于伤心,反而有点高兴,话虽如此还是很感谢关注我的大家

还因为码文被父母揍了一顿,更怀疑我写文的对错了

好想重新建号啊!


最近码字又瓶颈期了,怎么说,一直都是瓶颈期吧,从来就没好过,但之前至少还不是现在这种白烂词穷的破文笔,有点怠惰了,最近赶出来的甚至在我眼里都称不上是文,丢进垃圾桶里也没人想看的垃圾。还是不可回收的那种

本来是图个开心才来写文的,但是越写越自卑,真的好烂,想删掉的很多却又不太舍得,看了看大家的评论又因为不想让大家点的心被浪费掉而住手了

本职确实是画手,但是真的也很烂,不过倒是不至于现在的文,所谓上帝关上门却打开窗,最近画的画倒是进步了不少,不过也懒得发

有可能我不适合写文吧,哈哈,最近应该不会发文了,不过图倒是有可能,等过了这段自我厌恶的瓶颈期再说吧

和其他太太们一比我就是菜鸡——哎


该死,炭伊好好吃


【EC中秋48h】一起看地球吧(月球靓仔AU/十分迷惑)

ec中秋产粮活动第30棒

上一棒 @火_ 

下一棒 @鸠鸠鸠树 


注意:

设定:月球人万×科研员查

剧情纯属一夜瞎编,大家看着爽就ok(被打


   Summary:作为一名科研人员,Charles在实验室意外遇到了一名据说是来自月球的“外星人”。


  


  01


  “所有设备准备好了吗?”Charles把文件夹紧紧夹在胳膊与腰之间,推了一把架在鼻梁上度数并不算是太高的眼镜。他皱紧眉问了句,无人作答的意义便是默认,反过来说,他的问题也并没有多大的意义。Charles深吸一口气,在所有人的屏息凝神下,缓缓将面前的开关按下。


  ——啪嚓。


  Charles心中默念:“第五十四次勘测正式开始。”他把目光放在面前屏幕的各个数据值上,数据在正常范围内起起伏伏,按理说应该是正常的浮动却让他暗暗叹了口气。Charles咬紧下唇,把视线放在另一边的屏幕上,所有的希冀全部托付于某个正不断闪烁的点——不间断地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终于静止于某个数字。


  他感觉到嗓子发干嘴唇发涩,眨眨眼睛又确认一遍自己是否真的看清楚,顿了顿才开口,用半含着不可置信半含着欣喜惊讶的语气,轻轻说:“勘测成功。”


  下一秒,他旁边的Raven倒吸一口气,接着他的话说道:“生命活动特征……勘测成功了。也就是说,月球上确实有生命存在,即使不算太活跃。”


  Charles迅速地弯下腰在桌上摆放的文件上写了些什么数据,他兴奋得有点过了头,甚至笔尖都在颤抖。他立即接通了蓝牙耳机朝对面报告勘测成果:“Hank,成功了,这边数据是……”


  但是那边的Hank却打断了他的话,语气里透出一丝复杂和歉意:“我们知道了。听着,Charles,不要把这件事情公开给其他人——”话音未落,耳机里忽然传来噼里啪啦的电流声,紧接着通讯不知为何被中断了,Charles被突如其来的噪音刺痛了耳膜,咂咂嘴把耳机摘下去揉了揉耳朵。


  旁边的Raven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Charles目不斜视,依然望着屏幕,酝酿了一下,低下声音对Raven说,“告诉他们不要透露这个消息。”


  Raven点了点头,很识趣地没问原因,见他把笔扔在桌上转身往外走,挑起眉来。Charles一边走一边把眼镜摘下来挂在胸口的衣兜上,回过头对她眨眨眼睛,竖起食指比在嘴边作噤声状。


  “自作聪明。”Raven毫不留情地如此评论Charles,抛出这句话后转头继续投入了冷冰冰的数据的处理当中去。


  


  Charles站在门前,背靠着墙,双手抱胸等人来。Hank刚打开门就见Charles的身影,冷不防吓了一跳,遂不自然地扶了扶眼镜:“这个地方非相关人员不得进入的。”


  “我知道,很抱歉,”Charles直起身,先是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但谁让你的工作报告落下了?”他扬了扬手,果然是昨天的相关报告。


  “Charles,你不应该来这里的。你要知道……”


  Charles打断了他:“我要知道你们在拿一个有可能是来自外星的生物做实验?”


  Hank向后退了一步:“你怎么知道?”


  “谁让你有一个不省心的同事。”Charles接话说,“是新来的吗?居然把笔记本电脑大大咧咧放在桌上还亮着屏,你要知道,那上面的‘加密文件’四个字太耀眼了,所以我就黑进了电脑。况且你们做实验的地方我也进不去呢。”


  “我没想瞒你的,但是这是上级命令。”Hank盯了Charles半晌,终于败下阵来,无奈地叹了口气,耸耸肩。


  “很可惜我只看到了大概内容,主要部分根本没了解到。算了,没关系,走吧。”Charles的目光短暂地停留在了对面的Hank身上几秒后,他颔首收回了视线,淡淡道,正欲跨出门,就被身后忽的响起的另一种不同的声音撞了个正着。


  “Charles Xavier。”


  Shaw,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


  Charles脚步微微停顿,只得转过身面对着Shaw。Shaw已经把手递了出去等着他反握,因此他试探性地同样伸出手去同Shaw握了握:“初次见面,您好。”


  “我很早之前就久仰您的大名,Xavier先生,”Shaw的视线十分自然地瞥向Hank,在下一瞬又回到Charles的身上,犹如猎豹盯上了等待多时的猎物,这让Charles有些不舒服地调整了一下姿势,“早就听说过您在科研方面的造诣颇深,但碍于我和您总是错过,因此没有见过面。”Shaw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刚刚我已经听到了您是如何了解我们的研究内容的,而借此机会,我遇到了您,单刀直入地说——就我个人来讲,我非常欣赏你,和你的科研成果。Xavier先生。”


  


  Charles跟在Shaw的身后,听着他为自己一样样细细科普实验室内每台机器的运作方式。明明是工作时间,实验室内却空无一人,这不由得让Charles心生疑惑,但他还未过问,Shaw便领着他到了一处暗道,Shaw手一划动作迅速地解开了暗道门的密码后,缓缓对他说:“相信您也了解了我们的研究内容,既然如此您不妨亲自一探究竟。”他将门内房间的电源开启,映入眼帘的是一块过大的玻璃,玻璃的那一边映出了五六个科研人员的身影。Charles被强烈的灯光刺得睁不开眼睛,适应了半晌才定睛看见其中的另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色,正面无表情地坐在一张床上,毫无感情地盯着前面的工作人员,就在这时他的脖颈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制了一下,立即被按在了床上。Charles呼吸一窒,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束缚起来一般难受,他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那个人的身份。


  “如您所见,”Shaw站在玻璃前,缓声道,“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研究内容。”


  Charles望向那边,正巧,此时那位不知名的人的头正好微微扬起,他们的视线碰个正着。不像是他所想象的,而是毫无波澜、冷漠而略带些绝望的——Charles眨了眨眼睛,继续听Shaw说:“来自外太空,来自月球的生物是全世界都想要见证的谜题,它们的生活方式以及一切有关信息,只要被公布就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费尽千辛万苦,我们才从亿分之一的概率中得到了这位、得到了这个实验体。”


  “实验体。”Charles重复一遍,“他没有名字吗?”


  “名字?”Shaw回过头,似乎是不理解这个词的意义一样歪歪脑袋,又忽的噗嗤笑了出声,“如果是说代号的话,是有的,但是名字我想他应该不需要,况且……”他侧过身,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我也不是专程来带你看他的。接上我们刚刚的话题。”他随意地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我们说到哪里了?对,我说我十分欣赏你的才能,因此,我不希望拥有这样才能的你从此于这个世界上消失。”


  Charles没说话。


  “我们的研究本是秘密进行的,但因为某个不谙世事的家伙的一时疏忽,被你发现了。”Shaw继续道,“那个家伙我会好好处理的,但就对你来说,有两个选择。”他威胁性地伸出手,竖起两根手指,“一,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你对这项研究有兴趣的话,我可以邀请您一同参与研究,没兴趣的话另当别论。二,公开这个秘密,不过我有充分理由相信,还没有公布出去,你就会被列入失踪人口。”


  他见Charles没有回复他,便轻轻笑了起来:“二选一,你会有个好抉择的。”Shaw站起身,从Charles的身边经过时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在他耳边说,“想看一看实验体的话,就从那个方向按照指示进门吧。”



  

  02


  “你好,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新……心理医生了。”Charles不确定地斟酌着用词,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吐出这个词来。对面的人茫然地盯了他挺久,搞得Charles稍微有点尴尬。他一字一顿,尽量放缓声音,“我叫Charles Xavier。”


  根据Hank的情报显示,实验体的学习速度和能力惊人,在初次抓捕到的二至五天内,他就已经学习成功了人类的英语单词语法及很多要点。


  “Charles Xavier。”实验体重复了一次他的名字,声音平淡无奇,不带感情。


  这是Charles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实验体的样子,他与普通男人的样貌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最让Charles铭心刻骨的却是那双绿得要命的眼瞳。经过几天的室外观察,实验体一般不会表露出多大的感情波动,因此他们急切需要一位可以带动实验体情绪从而得以让他们研究所谓月球生物心理的人。这个任务自然而然落在了新来的Charles头上。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或许会陪你很长一段时间。”Charles对着实验体笑了一下,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的话正被外面的人清晰监听,“希望有我在你会开心一点。”


  实验体面无表情。


  Charles试探地问他:“你有名字吗?”


  实验体依然面无表情,顺便摇了摇头。


  “那真遗憾——我总不能天天以代号什么的称呼你。”Charles眯起眼睛来冲他笑,想了想,提议道,“你想要一个名字吗?我可以帮你起。”


  实验体继续面无表情,不过这次倒是开口了:“我当然——想要。”语调平得仿佛是一个机器人,当然有可能是他还未学会如何用语气来表达感受,前提是他知道什么是感受。


  “唔,这是个问题。你有什么想要的名字吗?”Charles问。


  “Erik。”实验体答得倒是很快,出乎Charles意料,如此迅速地吐出这个词着实让Charles吓了一跳,他刚想问为什么会想要这个名字,实验体便接着说,“我第一天来这里就看见了这个名字。”


  这里有叫Erik的吗?Charles回忆了一下,并没有,但他也并不确定实验体——现在应该是叫Erik——第一天到哪里看到的这个名字,于是他试着问:“第一天……来到哪里?”


  “地球。”Erik回答道,“从基诺沙,来到地球的第一天。”


  基诺沙。Charles的笔尖一顿,写下这个词来。他得知外面的研究人员也曾如同这样与Erik交流过,推测出基诺沙或许在Erik生活的地方便代表月球,但除此和Erik身为月球生物的各项身体指数之外,他们没有获取到其他的信息,如今让Charles来和他交流,一是为了研究其心理,二也是为了获取更多讯息。


  “是吗。”Charles温声道,没有过多追问。他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但并不包括和月球生物的人际关系。但至少他清楚,这种事情得循序渐进。


  


  午后三点,Charles又一次坐在Erik面前。他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先递了出去,问Erik是否要尝试一口,得到了否定的回复后只得端来自己品。


  “今天你想聊什么呢?”他问。


  Erik想了想:“我们这几天已经从你的童年经历再到工作历程讲了个遍,你的爱好等等也谈过了。”


  Charles笑道:“那确实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他抿了一口咖啡,接着道,“那我是否可以用我目前告诉你的一切关于我的讯息换得你的……爱好呢?”


  “爱好?”Erik想了一会儿,才说,“抱歉,我不清楚,因为基诺沙只有我一个人,来到这里之后我也一直都在这里待着没出去过。我貌似并没有什么爱好。”


  “你一个人?”Charles笑眯眯地问,“那你独自时通常会做些什么?”


  “看地球算吗?”Erik似乎是在开玩笑,估计是自己也觉得说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微微低了低头,但这个小动作也被Charles敏锐地捕捉到了。


  “就和我们地球人数星星一样吗?我指的是,我们在夜晚数宇宙中发光的天体。”


  “虽然挺奇怪的,但是可以这么理解。”Erik道,“怎么说,按照你们的方式,应该说,时间真的过得挺快的。我看着地球不停转动,数它自转的圈数,算是爱好吗?”


  “是的,当然,”Charles回答,“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数星星。”


  就在这时,铃声响起了。Charles疑惑地透过玻璃朝外看了一眼,但它的材质是无法从内望向外的,于是他只好对着Erik点了点头,起身开了门,走出房间。Hank正在外面等他,见他走出来,告诉他:“从今天开始,你和他相处的时间会减少一半。”


  “为什么?”Charles问,“我和他已经相处了一周,可以明显感觉出他和刚开始的状态不一样了。关于这个方面的研究要终止了吗?”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Hank皱着眉,“Shaw才是主要负责人,他表示从今天起要开展关于实验体如何才能致死的研究,据说是以预防像实验体这样的生物威胁人类安全为目的的研究。”


  Charles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却又生硬地止住了话语。最后,他问了句:“致死研究的主体内容,是什么?”


  “电击、水淹、火烧等等方面都有。”Hank噎了一下才说出来这句话,他仿佛也有些不可思议,侧过脸不去看Charles。


  


  03


  Charles压低帽檐,确保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他快步走过去打开其中的一台电脑,屏幕瞬间亮了起来。他偏了偏脑袋,低声以询问的语气自言自语了句什么,紧接着修长的食指在键盘上来回移动。


  他特意选择了在深夜时分侵入这里,以便于黑进Shaw的主机。关于Erik的事情他还有很多未了解,近期却又听说Shaw和一些人进行着有关这种事的交易,这使他的不安感迅速地扩大、加深。


  “确保没人。”他对着空气说了一句,然后应了一声,“掐断监控。”


  据他计算,这里的监控被掐断后会有四到五十秒的延迟后才会被发现其中的猫腻,这时间足够他黑入Shaw的系统,即使他拥有优良的防御系统。


  面前的一串串数据在他眼里不断闪烁,Charles屏住呼吸不断敲击着键盘,但时间还没到,警报声已然响起。耳机那边的Raven啧了一声:“系统看来强化了。”


  “帮我删除我来过的录像,复制无人时的监控填补空缺。”Charles冷下声音来,对面的Raven早就已经在做这件事情,没有回复。警报依旧持续,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抓到他,但Charles还是没有动作,依然在电脑屏幕前皱眉浏览。


  几乎已经听见了其他人的脚步声,Charles瞥见这边的门将要被开启,但没管,最后一刻他瞳孔一缩,在屏幕上看见了某个文件里的一行大字,正欲把文件复制下来,与此同时,Raven恰当地掐断了电源。


  “小心预备电源。”Raven警告他。


  Charles顾不上回答,拔出U盘只听见耳机内混沌的声响,随即传来熟悉的嗓音:“往后走,有暗道。”


  Charles立即照做,他没想到区区这样一个地方居然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暗道,在黑暗里,他迅速地在其中穿梭,在备用电源开起的前一刻,他从大门翻身而出。


  “离开这里,”耳机那边的人说,“从你东南角的地方走,那里没有监控。”


  “谢谢,Hank。”Charles确保U盘没有被落下,一边避开守卫的耳目小跑着一边真挚地感谢他。


  Hank叹了一口气:“我帮你临时处理一下各种没来得及处理掉的痕迹,确保你在短日之内不被发现,但时间长了他们肯定能查出来。”


  “我知道。”Charles轻轻喘气,“这点我知道。”


  


  咔擦,门被推开了。连日的折磨虽然对于Erik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但他还是疲倦得不想起身迎接每日光临一次的Charles。Charles对此十分理解,放轻了脚步走到了Erik的床边,给他披上一层不厚的被褥。


  “嘘,”Erik刚想开口,Charles的声音便不合时宜地响起,“我偷偷把我的被子拿来给你盖,别让他们发现了。”


  Erik想说他们应该早就发现了,但最终没说出口。不眠不休的折磨让他没有精力去再说些什么,况且就算自己不说,Charles肯定也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


  Charles神色如同往日,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他又坐在了那个常用的位置上,见Erik的被角没有掖好,悉心地帮他整理了一下。


  “人总是这样,”Charles的开场白却不同往日,他眼神含笑,却不如通常那般温和,反而多了几分坚定,“对待小白鼠,用尽各个方式来研究它,也不会感觉到一点罪恶。但如果是和自己外貌等大同小异的生物,就好像和它会感同身受一样。”


  Erik把原本搁在眼睛之上的小臂撤下去,斜过眼看他,另一只藏于被子下的手掌心感受到了Charles指尖的温度。


  和我——


  “这是人之常情。”Erik用余光注视着Charles,淡淡开口。


  一起——


  Charles很勉强地笑了一声:“你呢,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逃走吧。


  Charles的手指缓缓从他的掌心抽出,Erik以手撑床立起身来,他侧着头,目光不曾移动,直直地看着Charles湛蓝的眼睛,然后点点头,说:“我会。”


  


  Hank眨了眨眼,低声问他:“你确定吗?”


  Charles没作回答,他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Erik说只要他能从那个地方出来,就有办法回去。”


  “确实,那间房间是用可以屏蔽各种信号的材料做成的,就算是物理意义上的火箭升空,也难以做到。”Hank想了想,“如果他回去了,那你……那我们怎么办?”


  Charles把U盘递给Hank,对着他笑了一下。


  


  04


  他们在由自己制造的混乱之中把Erik从实验室带了出去,Charles用脚踹开最外围的门,天色已晚,由于实验室的位置相对于城市已经算是偏僻,因此天空中的星星不像是市中心地区一样稀少,反而群星璀璨,其中的月亮炫目而亮眼。


  Erik抬起头来,向天空望去,眼底尽是清澈的光。


  “你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Charles向后看了一眼。


  Erik瞥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回答道:“在月圆的时刻我才能离开,在此之前恐怕我不能。”


  Hank插话说:“也就是说,在此期间我们必须保证安全,但现在我们算得上是逃犯了。”


  “距离满月还有一天,”Charles想了想,“我们可以临时找一个不被这边的人管控的地方作为落脚点,熬过今天,把他送回去,我们再一举揭发Shaw,你们看呢?”


  


  几乎算得上是徒步穿越了树林,他们气喘吁吁地绕了一大圈以避开Shaw的耳目,其间偶尔遇到过两三个杂鱼不过因为Charles的体术还算不错便顺利地搞定了他们。


  “为什么帮我?”Erik这么问过,但答案已经到了嘴边却无法将其说出口。或许只是单纯的正义感和同情心,但排除不了对于Erik的好奇以及兴趣。Charles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他说:“因为想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数星星。”


  自己真的只是因为信任才选择了这么做吗?Charles倚在一旁,透过火光看着Erik的侧脸,却忽然想起记忆深处转瞬即逝的一个片段——


  Charles一愣,不由自主地轻轻说出声:“Erik Lehnsherr?”


  Erik抬起头。


  是了,就是这个了。Charles吞了口唾沫,种种细节都表明了自己想法的可靠性和准确性,他想起十几岁时的偶遇,想起了因父母工作繁忙而在花园之中遇到那个人时的欣喜。熟悉感混杂着复杂感萦绕在大脑皮层,一切归于原点。



  

  05


  Charles从枯燥且无趣的钢琴课中逃了出来。比起音符的律动,他更喜欢大自然带给他的趣味。他把袖口挽起来,一溜烟便跑进了自家偌大的后花园里,却在不远处看见了有谁的身影。Charles以为是自己逃课被发现了,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出其不意把对方吓一跳紧接着跑开,却没想到——


  在Charles自认为天衣无缝一鸣惊人的恶作剧后,那个人转过头来,稍稍带着些许的疑惑望向Charles。Charles一眼认出那个人并非自己家里的仆人抑或是谁什么的,随即放松了下来。


  “你是谁啊?”Charles下意识地问,对方却没有回答。


  在静默了长达半分钟后,那个人的目光从距离所处的位置几百米远的房子里的书皮上撤回来,念了个名字:“Erik Lehnsherr。”


  


  “你又来了!”


  Charles又一次偷偷跑了出去,果不其然,遇到了那名少年。少年长得眉清目秀,比自己高半个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轻易避开Charles自家的门卫视线闯入他的后花园来。因此,他对少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Erik你到底来这里要干什么啊?”


  Erik生硬地回答他:“我好像迷路了。”


  “哦。”Charles没得到想象中的圆满回答,不由得小小失望了一下,“天天迷路吗?”


  “是啊,”Erik点点头,“本来是要离开这里的,但是因为只记得这个地方了,所以每次兜兜转转又绕回来了。”


  “那你怎么来这里的?”Charles兴致还算高。


  “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


  这种回答Charles不懂是什么意思,从小养成的良好家教也让他不再追问下去。他只好继续说:“那也行,正好我很无聊,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不把你待在我家的事情告诉别人,作为回报,你陪我玩吧。”


  “玩什么?”Erik眨眨眼睛。


  


  今天是满月。


  Charles抬起头,眯着眼睛对Erik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指向天空:“和我一起数星星,怎么样啊?”


  “数星星?”Erik重复了一次,有些疑惑,抬起头来才看见天上的闪耀。他看见那轮圆月,怔了一下,才说,“我好像要走了。”


  “啊?”Charles望向Erik,还没明白过来,就见Erik准备转身离开。他急忙扯住Erik的胳膊,有些委屈,还有些莫名其妙,“你为什么要走?不是迷路了吗?”


  “我……”Erik皱起眉头,顿了顿,“可是我不属于这里。”


  “未免太着急了。”Charles暗暗心想,虽然心生疑惑但还是稍微放开了手,在Erik的胳膊即将完全离开自己的时候,他忽的又一把抓住Erik的手,用小拇指勾起Erik的小拇指,紧紧交缠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Erik问。


  Charles盯着他答:“是约定的意思。下一次你一定还要来找我玩,我们到时候一起数星星!”


  Erik怔怔地望着他,反应了半天,垂下眼睫,露出一个这几天来的第一个微笑,把Charles看得一愣一愣。Erik微微点点头,朝后退了几步,用口型告诉他:“我、来自——”


  


  06


  “我来到这里,确实是为了找你。”Erik站起身,“我本有很多种方式避开Shaw的视线,但我调查到你在这里工作,干脆将计就计,故意在他面前表现出不稳定的身体数值。”


  Charles还回味在儿时记忆里无法自拔,他显然已经被回忆冲昏了头脑,有些吓得不轻。旁边的Hank神色复杂,一声不吭。


  “但是你好像忘了我。被他们监听着我总不能连累你,所以就表现出了那种感觉。”Erik轻轻解释说,瞟了一眼和愣着的Charles。


  “……不,我想,我没有忘了你,”Charles忽然笑起来,他舒了口气,“我拼命地研究相关知识也是为了你,只是那一切都太……虚幻了,再加上几十次毫无用处的勘测,让我都要以为那是一场梦。”


  “抱歉,‘朋友’。”似乎不怎么常说这个词,Erik有些别扭地说出来这句话,本来就紧张的气氛这样被他一搞显得多少有些好笑,“基诺沙的时间太短了,只是感觉过了不久,就到现在了。”


  “我的朋友,”Charles走过去,拥抱他,“还记得那时候的约定吗?”


  “是的,当然。”Erik回答,又补上一句,“但是我的决定似乎是错的,他们知道了我的存在,必然会牵累你和你的朋友。我的存在会让你变得危险。”


  Charles没说话。


  “抱歉,Charles。”依然是这个词语,对比刚才却显得更加沉重。Erik依旧保持着毫无变化的表情,但语气更加真挚,“毕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朋友。


  Charles睁大眼睛。他想起Erik在观察室中所说的情况,如果属实,那么他一定是个孤独而寂寞的人。独自在基诺沙的生活并不好受,整日毫无乐趣,也只有遇到另一个人时,才会多少显得生动。


  “你从月球来到这里,是一个周期吗?”Charles忽然这么问。


  Erik还没答,就见Charles上前一步,探出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把他的两边嘴角向上提起。


  “笑一笑,”Charles笑着说,“就像那时候一样。”


  云开雾散,满月出现了。


  


  07


  十七年后。



  

  “发动机准备就绪。”


  “火箭全部准备就绪。”


  “准备升空。”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仿佛地壳也被震起。火箭承载着人们对于宇宙的期盼和月球生命的好奇升入宇宙。十七年前,由于一夜之间不知名黑客黑入Shaw的网络删除了所有关于月球生物的资料,迄今为止,月球是否有生命存在依然是未知数,而Shaw因巨大的违法交易实验室兼国家机密锒铛入狱。科技突飞猛进,就在今天,宇航员Charles Xavier乘坐着航天器将登上月球。


  舱门开启。


  Charles穿着笨重的宇航服,缓缓下了航天器。他慢慢地移步至可以完完全全观赏到地球的某个方向,如同他预期的一般,看见谁熟悉的背影。


  那个人转过头来,一眼认出穿着这样庞大肥硕衣服的Charles来。Erik想上前,又想逃离。但Charles不慌不忙地靠近他,然后启唇说:“一起看地球吧。”


  他知道Erik能听见,肯定的。


  Erik一边眨眼睛,一边望向他身后的航天器,轻轻摇了摇头。而Charles上前一步,通过手套捏住Erik向他伸来的指尖以拒绝他。